繁体版 简体版
八三看书 > 玄幻魔法 > 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 > 866.八珍玉食(司空嫣为纳兰若叶献计)
八三看书 www.83ks.com,最快更新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!

当纳兰若叶看到自己的密探收集来的情报之后,那双手捧着的卷轴气得瑟瑟发抖,她是没有想到自己善心善意换来的则是那小人的恶意算计。

自己的家的灵兽突然身体状况巨变,本来快该痊愈的灵兽,却突然病情急转,病情恶化;那些本来身体就不太好的灵兽,通过自己医治大可延缓寿命,却突然暴毙,这速度之快超乎了自己的想象!

这个时候,纳兰若叶已经注意到了事态的严重性,但是以她沉稳的个性,在没有拿到绝对的证据前,她是不会轻易出手的。

而眼下证据收集全了,她看着这一桩桩一件件的血粼粼的实证的时候,便是气得两眼昏花,浑身战斗。

没曾想自己也算是阅人无数了,怎么在叶无化这个混蛋身上看走了眼呢?

这不就是农夫与蛇的现状吗?自己好心可怜对方,结果呢?人家拿着自己的善心当什么了?当做是利用的筹码了是吗?!

真是气死自己了,最让人接受不了的是,自己怎么可以这么愚蠢呢?竟是把那后房让给了这混账东西看管,这不是引狼入室是什么?

自己这是让狼去守羊圈的们,不是诚心让狼去霍霍羔羊了吗?

两日的时间,纳兰若叶气得卧病在床,她实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,自己的徒弟竟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吗?

狼子野心,为祸四方!

而眼下自己该如何去做?若是当众揭穿了他叶无化的罪行,这不就是等于与权族撕破了脸吗?

毕竟这可是龙王陛下力荐的权贵,若是自己当众揭露罪行,那就是在打他龙王陛下的脸。

可若是此时自己就这样忍着,不就是等于纵容那叶无化继续为所欲为吗?到了此境地,自己进退为难。

人在局中就特别容易被局限了眼光,毕竟自己被情绪控制了,就看不清楚眼前的状况了。

而听说了纳兰若叶卧床两日不起,司空嫣登门拜访,探勘对方的病情。

司空嫣一直非常敬佩自己的这一位师尊,她虽是在医术上没有什么慧根,可是她还是特别喜欢与纳兰若叶亲近。

而自己的恩师有病在床,自己哪里有不来看望的道理。

司空嫣进了纳兰若叶的房间之后,几番寒暄问候之后,这就进入到了正题。

“师尊这是怎么了?怎么好好的突然就病倒了呢?”

纳兰若叶恹恹地侧卧在床,听到司空嫣的询问之后,她眼波微动,犹豫了一下,所想这是自己最看好的徒弟了,也就没有把对方当外人,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的讲给了对方听。

但听完纳兰若叶这一番讲解之后,司空嫣没吱声,稍稍消化了一下对方的信息之后,这才说道——

“原来师尊是为此事而忧心啊~明白了,师尊病的不是身,而是心,所谓身病好医心病难治,师尊如此烦忧,这身体又怎么能好呢?”

听到这里,纳兰若叶干咳了两声,声音微弱说道:“是啊……这件事情是本尊瞎了眼,这就是作茧自缚,引贼入室,现在本尊后悔也晚了,倒是可怜了我那些灵兽白白丧了性命,却是成全了禽兽不如的东西!咳咳咳咳……”

说着,纳兰若叶便是气得咬牙顿齿,面色难看,更是气得自己咳嗦连连。

司空嫣一愣,她鲜有少见纳兰师尊如此生气,便是心疼了几分。这就起身弯腰,帮着纳兰若叶拍了拍背,舒缓胸气。

“师尊莫要在动气,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……师尊想开了便是,这天下如同叶无化这等小人再常见不过了,师尊早早就该已经见识过了,释怀了便是。”

“咳咳咳……释怀了?怎么释怀了?我天门几十条灵兽的性命就是因为本尊的一个错误的抉择,因为信错了人,还得我天门损失严重,这是我纳兰若叶的过失,而眼下……本尊竟然找不到解决此事的办法,如此无能,本族实在难以面对天门子弟。”

听到此,司空嫣知道纳兰若叶这是气急了,脑子也跟着断了线,这才智商没跟上趟,让那混小子钻了空子。

而司空嫣却未曾设局,她看事情却是比纳兰若叶通透得多,自然也能够给对方一个合理的建议。

“师尊,司空嫣看师尊这段时间是太操劳,所以没太看清楚事情的问题,眼下事态发展到这种程度,在后悔也为时已晚,而唯有及时止损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。”

“是啊~你说的这个问题本尊也考虑了好久,可是又该怎么止损呢?若是与叶无化撕破了脸,那就是与权族撕破了脸,此等大事关乎两国的关系,本尊又该如何自出?若是不处理对方,本尊又得装聋作哑下去,而这无疑是助长了那混小子的气焰,这一口气本尊怎么咽得下去?”

纳兰若叶心疼几分,却是委婉地再次询问对方意见:“师尊是想既不得罪了那权族,又可以将那叶无化这混小子轰出天门是吗?”

纳兰若叶点了点头,她似乎在司空嫣笃定的表情中看到了一丝希望。

“是这样的!你是不是有什么注意了呢?”

司空嫣一叹,说道:“算不上什么注意,就是我的个人见解,不知道是否能为师尊排忧解难。”

纳兰若叶突然抓住了对方的手,迫切地问道:“司空女官尽可畅所欲言,本尊现在脑子乱的很,正需要旁人为本尊言说一二。”

司空嫣稍加思索了一下,将自己的语言整理了一番后说道:“既然当初是龙王陛下出面撮合的局面,现在出事了,师尊为何不能再请他啊龙王陛下出面主持公道呢?”

此话一出,纳兰若叶眼神一阵闪烁,顿时开悟,心中激动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我的意思是,说来这是本就是天门和权族私下约定的事情,开头是这么开头,结束也可以就这样结束,师尊大可不必大张旗鼓地去揭露叶无化的罪行,只要把他的罪状交给龙王陛下,并且摆出天门的态度来,为了给权族留着颜面,这件事情是可以私下和解的,但是权族也不能不给天门一个说法,而这样不也是维护了天门与权族的关系,又可顺理成章地让那叶无化滚出天门吗?”

听到这里,纳兰若叶惊醒,登时恍然大悟,豁然开朗……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