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八三看书 > 玄幻魔法 > 异世无冕邪皇 >
八三看书 www.83ks.com,最快更新异世无冕邪皇!

第5705章 巫神新生

须弥宝楼……

一切烟消散。

风绝羽屹立宝楼大殿,单手困住庆云逸的元神,对着那副已经变更了宿主的肉身说道。

“巫神,庆云逸天赋造化特点就在血肉力量极为强横这一方面,如今又强开了血荒之门,引来血荒之力,血肉力量比以往壮大十余倍,是你最佳归宿。”

“你且先抢占识海,宿主其中,我会帮助你镇压住血荒之门的力量,将门户暂时关闭,待你彻底占据这副肉身,就需要自行压制血荒力量,彻底关闭此门了。”

肉身中,巫神激动的声音传来:“多谢主人,属下知道该如何做,这副肉身确实极好,比我想象的还要更好,哈哈。”

听着巫神激动的笑声,庆云逸马上复盘刚刚的一战,这才现,风绝羽之前的伤势大半都是装出来的。

不是真的只能跟自己斗的旗鼓相当,他根本没尽全力。

就像自己身上那数十、上百道剑伤,看似鲜血淋漓,其实根本没有伤筋动骨。

他还以为风绝羽的实力也就如此。

却没想到这是前者刻意而为。

目的,就是不想伤到自己的肉身。

等自己现最强的一招都压制不了他的时候,他反过来用羞辱的方式破坏自己的心境,让心境崩坏,无法周护元神识海。

然后他趁机轰出元神,让他手下一个不知道什么来历的魂灵,夺占肉身。

好歹毒。

掌心中的元神明灭不定,一腔怒意油然而生:“姓风的,原来你早就可以打败我,是吗?”

风绝羽目光回转,看向庆云逸的元神道:“没错,我有一个手下,乃是巫修传承,一直在找一副可堪夺舍、血肉力量强横的肉身,其实我早就现你的血肉力量无比强横,只是一直苦于不知道该如何下手,我倒是没想到,你竟自己撞上来。”

风绝羽表情平淡,就像在阐述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。

当然,他这般作派完全是因为这个想法早在三万年前就有了,早已见怪不怪。

当年在西界地区斩获巫祖传承的时候,风绝羽就答应巫神以后帮他找一个肉身夺舍,让他能像正常的神明一样修炼。

这件事,风绝羽一直没忘。

但巫祖传承极为特殊,要的血肉力量强横的肉身不是一般的强横。

他一直在找,就是没找到。

直至不久前在弃灵秘境山下遇见了庆云逸,风绝羽才觉得其肉身是最合适的。

不过那时,二人无冤无仇,他也没办法下手。

没想到庆云逸主动撞了上来,结了梁子。

之后这件事就在风绝羽心里生根芽了,他也一直在找机会。

可惜后来生了魔统之争这件事,庆云逸被派到了夜魔界的战场上,一直没能见过面。

风绝羽当初还觉得,这件事八成要不了了之了,或者就算有机会也是在很长时间以后。

万万没想到,庆云逸因为那几十记耳光心境出现了问题。

之后就是潇湘阁找茬,他感觉到机会来临,于是本来可以一招将庆云逸击败,却没有那么做。

而是用更加羞辱人的方式破坏庆云逸的心境。

然后就是现在,庆云逸为了针对自己和夺得探索道途的机会强开了血荒之门,并还找人借了须弥宝楼,准备在叩心神桥跟自己做个了断。

在庆云逸看来,这样的安排可能是最合理、成功性也最高的。

可在风绝羽看来,他又何尝不是主动送上门。

风绝羽没有隐瞒,直接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了庆云逸听。

听得庆云逸元神明灭不定,直欲吐血。

“你,你早就盯上我了,是不是就算我不来找你报仇,有机会你也会灭我元神、夺我肉身?”

风绝羽表情淡漠,没有迟疑道:“没错。”

“你,我杀了你!”

庆云逸拼命挣扎,却无补于事。

风绝羽也懒得多说,掌指一划,庆云逸元神中的一抹独立自主意识被风绝羽抹掉。

只剩下单纯的元神、记忆、魂魄这些东西。

风绝羽也算给庆云逸一个痛快。

处理了庆云逸后,风绝羽将无双风雷棍和庆云逸的随身宝物拾了起来,恰好看见巫神夺舍的肉身肌肉颤动,喷出一团团血色光华。

“血荒力量真的那般可怕?”

风绝羽眼珠转了转,神念在道脉中游弋了几个来回,眼前一亮,抬手朝着巫神头顶按了下去。

“镇!”

独属于风绝羽的神念力量犹如似长江大河一般奔腾而去,那长河般的神念力量化作一片片灿若朝霞的剑气,一下子将血荒力量压制到窍穴金身的最深处。

巫神终于安静下来。

时间点滴流逝。

大约一炷香后,巫神醒来,一双眸依旧充斥着血光,但比刚刚庆云逸活着的时候,淡化了不少。

巫神起身再跪拜,一脸激动道:“多谢主人相助,属下终于能像个正常神明一样修炼了。”

巫神激动的都要哭出来了。

他是胎灵,原本是巫祖用来炼制神器或者用来入药的天地神物,今生都不可能像正常人一样修炼。

直至遇到了风绝羽。

这个时候,无定剑灵也从黄泉剑中浮现出来。

过往这些年,旦鲁经常不在天道珠,他和巫神又是性灵之体,一直为伴。

巫神能重获新生,无定剑灵也感到高兴:“这家伙,竟能修身成神了,此般造化,万中无一啊。”

“剑灵前辈,你也替我感到高兴吧。”巫神喜滋滋的。

“当然了。”

风绝羽将巫神扶了起来:“行了,别高兴的太早,这副肉身你虽然占据了,可之后所牵涉的因果却需要你自己来解决。”

巫神警醒道:“还请主人指点。”

风绝羽道:“现在的你已经不是巫神了,而是庆云逸,既然霸占了他的肉身,就要承担他的人生,你现在最大的麻烦还不是血荒之门,毕竟你心境无漏,不像庆云逸那般心存块垒,所以要关闭血荒之门,难度不大。”

无定剑灵点了点头。

庆云逸失败是因为心境出现了大问题,而夺舍的巫神就不存在,所以只要掌握了控制血荒之门的办法,就能轻松关闭、开启血荒之门。

顿了一顿,风绝羽继续说道:“你身上最大的麻烦是庆云逸这个身份。”

“在天罡门,你是雷霆院席护法,是瀚海先尊的弟子,眼下是当代天才中的魁,正要争夺探索道途之秘的机缘。”

“你在门中,有至交、有好友、有同门师兄弟、也有长尊、弟子,有你敬仰的人、也有需要你保护的人,这些你都甩不掉。”

说着,他将庆云逸的元神递了过去:“你现在将庆云逸的元神记忆、魂魄、传承尽数炼化,用最快的速度变成他,接收他的一切,待离开叩心神桥之后,你就是庆云逸了,切记,在任何人面前不要露出马脚,尤其是瀚海先尊面前,绝对不能有任何疏漏,否则我也必定会受到牵连。”

风绝羽不怕事,但怕麻烦。

庆云逸已经死了,他的身体被巫神占据,但他必须承担庆云逸过往、现今以及未来的一切,不能被人现,现在的庆云逸体内,其实住着另一个灵魂。

无定剑灵赞同道:“说的没错,尤其是在那位说一不二、脾气也不怎好的恩师面前,一定不要露出任何令他生疑的端倪,否则,你可活不长久啊。”

巫神马上肃然,心中也隐隐有些担忧。

他一个连修为都需要霸占庆云逸的性灵胎体,要瞒过九转大尊的耳目,可不是简单的事。

风绝羽道:“我有个提议,庆云逸不是心境受损了吗?这次地匣盛会你就不要再掺合了,就留在此地,借口心境崩坏,放弃资格,待出去以后,哪都别去,直接回去闭关一段时间,待将庆云逸的记忆、脾性以及与他有关的一切彻底了解清楚,你再出来,到那时,相信你也已经压制住血荒力量了。”

巫神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,没想到风绝羽已经替他想好日后的应对之策了,这样的主人,天下难找。

巫神感激莫名,匍匐于地,叩拜道:“属下谨遵主人法旨。”

“起来吧,日后再见到我,可不能随便叩拜了,毕竟我们之间有解不开的梁子,你可装作与我不合,无需交谈,但若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,可暗中传音与我。”

“属下谨记在心!”

巫神对着风绝羽嗑了三个响头。

从诞生灵智开始,巫神就被当作修炼材料看待,实在不知道怎么做——一个人。

风绝羽让他回去闭关,谁也不见,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学习做人。

啪!

起身时,风绝羽将属于庆云逸的所有随身物品一股脑的丢给了巫神。

“这时庆云逸的无双风雷棍,以及贴身空间法袋,之后你要收了须弥宝楼,你还有一个麻烦,那就是此宝楼乃是从其他人手中借来,你在归还时,需小心为上,别让人看出端倪。”

“属下明白。”

巫神接过庆云逸的东西,一一滴血认主,随后就感觉到体内有股奔腾若怒海狂流般的血荒力量冲刷四肢百骇,并朝着他的元神涌来。

巫神周身血光大作,一双眸子颜色加深。

“主人,我感觉到血荒力量又出现了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没有了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