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八三看书 > 都市言情 > 从1982开始的赶山生涯 > 第二百三十五章 酸菜篓子
八三看书 www.83ks.com,最快更新从1982开始的赶山生涯!

第二天早上,吕律和陈秀玉两人早早地起床,把地窨子收拾完毕,在清理周边杂物的时候,元宝娘四个从狗棚里蹿出来冲着外边林子吠叫。

等了不一会儿,王大龙背着一张桌子,一双手各提着两根条凳进来,紧随其后的还有背着锅碗瓢盆的赵美玲、王燕和她的弟弟。

吕律这里所用的工具,除了一口大铁锅,其它的碗筷、甑子之类,都是吕律用木头掏出来的。

请那么多人吃饭,只能是顺便请来帮忙的人从家里把锅碗瓢盆和桌凳也带过来。

吕律赶忙迎上去,帮他们将东西接下来放好,打过招呼后,一家子很快帮着收拾忙碌起来。

不多时,张韶峰一家子和王德民两口子也跟着赶到。

都是带着锅碗瓢盆和桌子板凳来的,张韶峰还特意把自己地里的新鲜蔬菜也带了不少过来。

吕律和陈秀玉一边跟人笑着跟人打着招呼,也不停地往外边跟着搬东西。

很快,其他帮忙的人,也都零零散散的赶到,吕律的地窨子,很快变得热闹起来。

地窨子外边大路上,停放了一溜的马车。

在酒席办好后,东西还得拉回去,所以,所有的马都被牵了进来,就放在草甸子中吃草,还跟吕律打趣说他们是来放马的。

村里办酒席,几乎是每年都有的事儿,大都知道喜事的酒席该做些什么,陈秀清和陈秀玉去区上买东西的时候,要做什么菜都有合计过,这才根据需要进行购买。

有王德民帮忙张罗,一帮男人忙着搭灶拢火,切肉剁肉,女人们则忙着清洗锅碗瓢盆、洗菜蒸饭之类,事情进行得有条不紊。

吕律给人忙着泡茶的时候,陈秀玉也早早地将那些糖果和糕点拿出来分发给孩子们和女人们。

事情在张韶峰张罗着在地窨子小门上挂上大红花以后,一下子就变得喜庆起来。

梁康波也在这时候领着一家子过来,同样带了锅碗瓢盆和桌子板凳,他们还带来了不下六十斤的各种小鱼,这也费了不少功夫才能网到那么多。

十多分钟后,陈秀清从外边扛着个袋子进来,刚一蹿过小河,就叫开了:“律哥……”

“清子,秀玉都嫁给吕律了,咋还不改口叫妹夫,现在该吕律叫你大舅哥才对啊。”

王德民听到叫喊,冲着陈秀清笑呵呵地说道。

“大爷,咋叫不是叫啊,我叫律哥都叫习惯了,反正律哥在我心里就是一家人,谁叫谁哥都一样。”

陈秀清憨厚地说。

“你小子,这脑袋开窍了,这话说得好啊。”王德民本想逗弄一下陈秀清,没想到,陈秀清的一番话说得相当实在,不得不伸出大拇指夸。

吕律见陈秀清有些着急,也赶忙迎了上去:“清子,咋啦?”

“是段大娘……你自己看看吧!伱叫我去买些鸡来,段大娘家养得多啊,我今天早上直接就去了她家里,想问问有没有卖的鸡。”

陈秀清将扛着的袋子放下,打开后给吕律看,里面是十多只鸡,还全都是宰杀好,褪了毛打理干净的。

只听陈秀清接着说道:“我到了才知道,段大娘已经把鸡全都给宰了,还都打理出来了,就是准备给你送来的,我给她钱,她也不要……”

这……

昨天晚上吕律去请她的时候,只是顺带提了句自己跟陈秀玉的事儿,没想到,段大娘当时没说什么,今天却把自家的鸡一下子全给宰了。

而且,她一个女人家,这又要宰杀又要褪毛打理,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开始忙活了。

吕律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十多只鸡,这可不是小事儿,她一个人在家,可就指望着从这些鸡屁股里抠钱……

“段大娘还在后边呢,说是要给你做些酸菜篓子就过来!”陈秀清又补充了一句。

听着这些话,吕律的心弦又被莫名地拨动了一下。

他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,段大娘为啥一直惦记着要给自己做一碗酸菜篓子,还有这些鸡……

事情有些不同寻常。

吕律不由开始仔细回想上辈子,试图从脑海中找到关于段大娘的记忆,但他很快发现,自己对于段大娘的记忆并不多,没啥存在感。

刘炮死得早,吕律是没见过的,但是印象中,她还有个儿子,似乎挺有出息,但吕律也没见过,完全没啥印象。

秀山屯几十上百户人家,吕律上辈子又忙于做山货生意,只是时不时地回秀山屯一次,主要交往的也就那么几个比较玩得来的,更多的时候是在外边奔忙,不少人对他来说,只是觉得面熟而已,名字有不少都叫不上来的。

这辈子,若是没有元宝,吕律也有很大可能不会太过在意她。

只是,通过元宝这事儿,他才发现,段大娘相当的通情达理,而且,骨子里也是极为看重情义的人。

吕律这才真正上了心。

他想了想,将王德民拉到一旁:“大爷,给我说说段大娘家。”

“你不是知道吗?几年前已经过世的刘炮的媳妇,元宝都已经跟你了……你还经常给人送肉,你会不知道!”

王德民有些奇怪吕律这问题。

“我……我了解的还真不多,每次都是送了肉就走,没多说什么。给我说说她们家的情况,一下子给我送十多只鸡,这……太重了些!快跟我说说。我听说他们家有个儿子,咋从来没见过?”

吕律催问道。

“你说的是刘浩啊……就他爸过世的第二年,区上招兵,不知道这小子咋想的,自己跑去当兵了。”

王德民笑着说道:“别说,这小子从小跟刘炮也没少玩枪,听说去了部队后,干得挺好,就留在部队了,只是这一年到头,难得回趟家。”

“军属啊!”

吕律想着段大娘的种种表现,心中暗道:该不会是把自己当成她的儿子对待了吧。

想来想去,吕律觉得还真的很有可能。

不论是看在元宝的份上,还是看在军属的份上,都值得好好照顾啊。

随着时间渐渐临近中午,草甸子上的人越来越多,段大娘也背着一个背篓来了,到了吕律地窨子,第一件事儿就是将吕律远远地拉到一旁,放下背篓,然后从里面的食盒里端出一大碗还在冒着热气的酸菜篓子递给吕律。

“你说说你,几次到我家里,说了给你做酸菜篓子,每次都没做成,非要我亲自给你送来!”

段大娘笑了笑,又长长叹了口气:“我家儿子在家的时候,最喜欢吃我做的酸菜篓子了。”

果然……

吕律笑着点点头,也不客气,直接取了筷子,夹起一个酸菜篓子就往嘴里塞,惊讶地发现,非常的清脆爽口,味道相当不赖,尤其是里面的酸菜,那是相当的开胃,吃得吕律赞不绝口。

段大娘在一旁看得乐呵呵的。

没几分钟,一大碗酸菜篓子被吕律吃得一干二净,他这才问道:“大娘,你说你,咋能把家里好不容易养大的母鸡都给宰了呢?”

“怕啥,家里还留着两只抱窝的母鸡呢,这要不了多长时间,又是一群,我喜欢看小鸡仔在院子里叽叽喳喳的样子,总好过这些天天蹲李子树上母鸡,每天抓都抓不到。”

段大娘又微微叹口气:“你说你,无亲无故的,一个人到了这山里,大娘觉得你有眼缘啊,元宝也认你,不知道为啥,只要一看你,就想到我那儿子,觉得亲,平日里,你也没少照顾我,你都要结婚了,大娘也做不了啥。”

“大娘……我想认你当干妈!”

吕律笑笑,很认真地看着段大娘说道。

听到这话,段大娘愣了一下,随即笑道:“好啊!”

吕律碗筷往旁边一放,对着段大娘就是三拜,行了大礼,起身后,他冲着段大娘叫了声:“干妈!”

“哎……”段大娘也高兴地应了一声。

两人这番举动,引得地窨子前一干人观望着,不知道她们这是在干啥。

陈秀玉小跑着过来:“律哥,大娘,你们这是咋啦?”

“我跟大娘都觉得挺投缘,就认大娘当干妈了。”吕律笑着说道。

陈秀玉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两人,最后转回去问段大娘:“大娘,你说我以后是该叫你大娘还是干妈呀?”

段大娘一下子就被逗得笑了起来:“你个鬼灵精怪的丫头……你刚刚不都叫了吗,还问。

今天是你大喜,那些烦心的就别多想,别看现在我这干儿子只是一个小小的地窨子,但你也看得出来了,圈那么大片地方,他心大着呢,也有本事儿,以后好好跟着他,一定能过上好日子。

至于你妈那里啊,把日子过好了,她自然就会转变过来了。

也别管那些闲言碎语,把日子过好,他们现在嚼舌根子多厉害,以后脸就得有多疼。”

“嗯!”陈秀玉重重地应了一声。

吕律回头看了眼众人,见来得已经差不多了,做好的饭菜也陆续上桌,是到开席的时候了。他当即将陈秀玉和段大娘都拉着,走到众人面前。

“今天请大家过来吃饭,主要是为了谢谢大家对我的接纳和帮助,让我一个外乡人得以在这里落户扎根,前天,大伙更是为了帮我找秀玉,在雨夜帮忙,都遭了大罪了,我感激不尽。

从今往后,我就是这秀山屯的一份子了,我将视今天能赏脸来我这里的大伙,为我的亲朋,以后大家有什么需要我吕律的,尽管招呼!”

话音一落,在场的人立刻就笑着哄闹起来。

“哥们,都是山里人,也别那么客套,你来这些时间,做的事情还有本事儿,大伙都看在眼里,你能选我们这旮沓落户,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。”

“以后给大伙多弄些肉就行,我们今天可就是冲着吃肉来的。”

……

一干人热闹,吕律也高兴,用更高的声音说道:“今天,我还有两件喜事要跟大伙宣布,第一,我跟秀玉结婚了,前天办了结婚证。”

他说着将从怀里掏出结婚展,在众人面前展示,然后接着说道:“另外一件事,就在刚刚,我认段大娘为干妈了。别的我也就不多说了,今天,大家敞开了吃,敞开了喝!”

(本章完)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